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发布中心 > 热点关注

三星堆“上新” 铜料可能来自铜绿山古铜矿遗址

发表日期:2021-03-31    文章来源:云上大冶

“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3月20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通报了三星堆遗址考古新发现的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而这些器具的铜料很有可能来自我市铜绿山古铜矿遗址。

据悉,我市铜绿山古铜矿遗址发掘出自西周(约公元前9世纪)至西汉末(公元1世纪)的采矿井、巷360多条(个),古代冶铜炉7座,是迄今为止我国保存最完整、采掘时间最早、冶炼水平最高、规模最大的一处古铜矿遗址,并被誉为“继秦始皇兵马俑后又一奇迹”。

目前,三星堆遗址考古器物层深度发掘工作正在进行。3月21日,此次考古中发现的最大体量青铜尊被成功提取,3号坑大口尊连同内部重达几百公斤的填土,在穿上考古队为它量身3D打印的“保护箱”后,利用新开发的文物起吊设备也被成功提取出土。

世界上没有一种文明是绝对孤立的,读懂三星堆不应只看三星堆文化本身,而是将它放入更大的时代背景中,方能看得真切。

当天,央广网《从三星堆出发——来自平行时空的文明对话》节目推出了《古蜀殷商通人烟》特别栏目,“比较大的可能是从三个地方,一个是江西北部,另一个地方就是湖北的大冶,有一些迹象表明,那个矿冶遗址的年代可能还要往上推,也许推到商代,还有一个地方就是安徽的铜陵。”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唐际根在节目中表示,三星堆代表的古蜀文明和中华文明重要发源地的殷商文明有着密切的联系,而殷商时期的青铜器铜料可能来自于这三个地方。

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开展,数量丰富的国之重器逐渐显露。三星堆的发现不仅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有力证明,也昭示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证明了中华文明起源的多样性。(张蕾 郑甜甜)